顧慮太多? 小心成為效率不佳的職場濫好人

  • 文/玉川真里
  • 圖/SnapwireSnaps
  • 瀏覽數:442

「假如這麼做,別人會怎麼看我?」「自己該扮演什麼樣的角色才好?」努力工作的人腦海中總是離不開這些想法,並且容易藉由別人的眼光,以人際關係評價為濾鏡審視自己,所以只要對方有一點風吹草動,就容易引發負面思考:「他是不是覺得我很奇怪?」、「這麼做說不定惹對方不高興了。」

圖片來源:snapwiresnaps ,cc licensed

他們不以自己的想法為主體,卻十分重視別人的標準與評價,導致生活中隨時戰戰兢兢地提防別人的眼光,為了不必要的事情煩惱。

逐漸成長的過程中,我們自然會培養出推測他人情緒的能力,這是因為「顧慮他人」是融入社會的必要能力。

不過這種能力發揮過了頭,就會活得非常辛苦。你會為了什麼事情煩惱呢?

曾經有位四十幾歲的男性來找我諮商,任職教育界的他看起來聰明又優秀,但是公司的新進員工老是指責他的工作表現,導致他因此失去自信,前來尋求協助。而他對於自己總是過度在意周遭評價與判斷這一點,感到十分困擾。

由於小時候曾經遭到霸凌,他對於別人的言行舉止特別敏感,即便諮商的當下,他也表情僵硬,不停將我所說的話筆記下來。

根據他的轉述,員工指責他「說話反覆無常而且記性太差」。由於這名個案有明顯的憂鬱傾向,我建議他到醫院看診,同時接受多項檢查,其中也包含記憶力檢測。檢測結果顯示他的記憶力不但一點也不差,而且還非常優異,可見別人(下屬)的指責根本毫無依據,卻因此傷了他的心。

另外,像我這樣正在養育孩子的母親,面對學校、老師時也容易累積壓力。明明只要彼此合作、同心協力給予孩子健全的教育就好,卻還是難免發生對立。

同樣的道理,上司與下屬間有時也會發生齟齬。有位三十幾歲的女性上班族,由於先前仰賴的主管調職而必須與新主管共事,但是新主管根本不做事,同時她與新主管的工作方式也完全無法配合,讓她備感壓力,最後導致她無法繼續工作。這些案例的生活背景各不相同,但卻同樣都受到他人左右。

※為何人會自我折磨

為什麼剛才提到的那位四十幾歲男性會陷入憂鬱狀態呢?

仔細聽他娓娓道來才發現,雖然長年擔任管理職位,卻因兒時的霸凌經驗讓他特別害怕失敗與斥責,因此凡事總是小心翼翼,力求符合周遭人們的期待。

新員工初來乍到時,身為上司的他理應負責指導工作內容、分配職務,但他卻因為長期迴避給予他人指示,而不知道該如何指導下屬,不知所措的他便因此遭到下屬批評「靠不住」。

從此以後,上司和下屬的關係有如一百八十度大逆轉。在下屬屢次批評後,他開始努力改善對方指摘的缺點。

原本他的職場經驗比下屬豐富,大可自信滿滿地完成自己份內的工作。但因為兒時的霸凌經驗,讓他對於他人的評價與眼光變得非常敏感,所以即使兩人的職位高低十分明顯,卻還是深受下屬的言行左右。

至於那位三十幾歲的女性上班族又是什麼狀況呢?諮商案件中,常常見到個案在評估現任與前任主管的能力高低後,產生工作上的壓力。

這類個案幾乎都會帶著自己單方面對於理想主管的想像,認為「主管應該如何」、「坐在這個位子的人應該怎麼做」,等於把自己追求的標準(期待)套用到別人身上,一旦不符理想便感到不滿。他們隨時繃緊神經,注意對方是否達到自己的要求。

不過,這位女性上班族和主管的關係還有後話。原來這位新主管剛上任三個月就碰上公司異動,遠從異地搬家調職到現在的單位,於公於私都得面對陌生環境,光是適應新生活就已非常忙碌,也無暇顧及其他事情。

雖然難以評估對方受到何種因素影響,但一味拿自己的理想與無法改變的現實比較,反而容易忽略自己在這種狀況下能做什麼、想做什麼。

※ 為什麼現代社會容易引發「他人思考」?

人在面對陌生事物時會產生反感,是因為「改變」容易讓人不安。無論何事,一旦內容、做法有所改變,必須考量的事情與工作量都會增加,而多數人光是維持日常生活便已竭盡全力,自然不想把寶貴的心力花在這些「多餘」的事情上。

此外,現在是日新月異的時代,只要連上網路,各式各樣的社群、嗜好皆任君挑選。這樣的時代雖然很好,但也代表我們無論何事都得更積極地蒐集情報,而新事物的迅速增加讓我們必須比以往更費心。

人們因此在不知不覺間累積疲倦感,才會依據他人傳遞的訊息與標準做出選擇,來節省「思考」所耗費的力氣。安全且物質充裕的現代社會,理論上應該適宜人居,但我們卻經常聽到「活得累」這句話。箇中原因正是儘管省下了「思考」耗費的心力,卻因此讓「他人思考」造成我們的內心負擔。

過去曾擔任自衛隊員、加上曾以臨床心理師身分長期接觸自衛隊的經驗告訴我,肉體上的疲勞可以在訓練過程中逐漸習慣,也容易恢復,但精神上的心力損耗則非常嚴重,不僅無法從外在觀察,當事人也難以自覺,應付起來十分棘手。

自衛隊員在訓練與進行任務的過程中,無法隨心所欲地休息、如廁、進食,因此當生理需求得到照顧,心理便能獲得巨大的滿足感。

自衛隊便是以這種方式鍛鍊身心,培養生存所需的韌性。而當自衛隊內部引進電腦時,自衛隊員得消耗相當程度的心力來學習、適應新事物。面臨前所未見的壓力時,心理不適的人也隨之大幅增加。這樣的心力耗損並非疼痛或生活不便所造成的,而是源於自身與他人都難以察覺的心理壓力。

另一方面,人們也得耗費大量心力來維護人際關係,卻難以從中獲得滿足感。換言之,光是日常生活就會在無意間耗費心力。

現代生活對人的消磨,比以往任何一個時代都來得多,許多人都想要節省力氣,因此配合他人、小心留意周遭、不讓自己變得特立獨行,以別人為基準點來減少自我思考的「他人思考」,在現代社會中越發盛行。

然而,勞神費心配合別人而活,反而更容易心理疲乏。

※「只想當個好人」最煎熬

提到「好人」,一般人腦中浮現的會是「對大家都很好」、「不會拒絕別人請求」的印象。能為別人著想當然很好,但是你有沒有好好照顧自己呢?是不是過於勉強自己當個好人,反而因此感到難受?

例如朋友揪團聚會時,明明累得只想躺下休息,卻還是勉強自己赴約。但是,勉強自己配合,卻往往會因此單方面產生「為對方做這件事」的感覺。

長期下來,疲憊感會壓得你喘不過氣,心裡想著「我都為你做這麼多了」、「為什麼你就是不能體諒我」,於是開始避開朋友,嚴重者還會因此厭惡對方。

隱藏在厭惡感背後的關鍵,便是第一章說明過的「他人思考」。為了成為對方心目中的好人而採取行動,卻因此不斷折磨自己,對雙方來說都不是良好的正向關係。

令我驚訝的是,許多熱衷於志工服務的人也會吐露心中的不滿:「我都犧牲跟家人相處的時間做這麼多了,為什麼還要碰到這種事啊!」讓人忍不住覺得不要做不就好了嗎……實際上他們追求的是「能獲得眾人肯定」、「擁有一個可以容身的社交圈」,但在抱怨中忽略了這些收穫,只剩下反覆累積的不快與不滿,每天都過得很辛苦。

為了當個好人而折磨自己可以說是一種「病」,而且若把它當成一種病,反而更好。越是努力當好人,「一定要當個好人」的想法就越發強烈,不但會強化「他人思考」,凡事顧慮別人的敏感特質也會更加顯著。

※本文內容授權自《誰讓你總是先說好/時報出版》,未經授權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