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抗SARS曾中鏢 醫:國人要有信心

  • 文/自由電子報
  • 圖/自由電子報
  • 2020-02-07
  • 瀏覽數:56

武漢肺炎疫情升溫,讓人想起台灣2003年爆發的SARS疫情,當年在台北馬偕醫院急診室服務的菜鳥醫師周建存因照顧SARS患者意外染煞,曾經灰心絕望,最後靠著堅強求生意志順利康復,如今在桃園市區開設容光診所,針對這波傳染力較強的「嚴重感冒」疫情,呼籲國人要有信心,且台灣醫療體系有豐富的抗煞經驗,防疫SOP完善,對於確診病例也要多包容、鼓勵與支持,切勿恐慌,也別搶購並囤積口罩,請留給需要的人使用。

曾經抗煞成功的醫師周建存,認為武漢肺炎只是症狀較嚴重的感冒,民眾要對自己及台灣醫療團隊有信心。(記者陳恩惠攝)

高雄醫學院醫學系畢業的醫師周建存當年實習剛結束、取得醫師執照工作的第一年在馬偕醫院擔任住院醫師,那年3月台灣爆發SARS疫情,醫療訊息、防護物源不足也無明確治療方式,和平、台大醫院陸續淪陷,引起人心惶惶,5月初他在急診室收治發燒病患,相關檢測得知是SARS患者,雖經緊急隔離,卻已遭感染。

他憶起當年受感染發燒回急診室進行檢傷時,測出高燒39度3,當下有不祥預感「死定了」、「慘了」字眼出現,醫護同仁立刻警覺,協助他穿上全套防護衣,並將他送到隔離病房;他說,在加護病房待了2周後,轉往一般病房1周,出院後又在家自主隔離10天,從罹SARS到抗煞成功出院大約1個月。

他說,當時主要症狀就是發高燒、全身無力、咳嗽有痰,伴隨著胸悶、喘不過氣,X光片顯示是非典型肺炎且肺部已有發炎、浸潤現象,得知自己中標,待在加護病房相當煎熬,得知已有醫界前輩殉職而難過,頻抱怨「為什麼是我?」,告知雙親罹病壞消息當晚,從小到大努力成為醫生、救人治病理想的跑馬燈不斷在腦中閃過,感謝馬偕盡全力救治與照顧,也和同罹病的醫護同事用病房電話相互加油打氣,讓他知道並不孤單,也因為年輕、有堅強求生意志終能戰勝病魔。

周建存說,住在隔離病房期間,由於全身癱軟在床,沒啥力氣,幸得許多親朋好友的關心與支持,其實SARS病毒沒有解藥,只能針對某些症狀做新療法,SARS的毒性很強,會引起強烈免疫反應,其實真正殺死SARS病患的不是SARS的毒性,而是身體免疫系統為了殺SARS病毒,反而破壞所有器官引起更大免疫風暴,他因此更積極於身體細胞復原的速度,要超過細胞破壞的速度,當症狀轉好,加上求生意志很強,並把握在病房內自我繞圈子的訓練與鍛鍊。

他說,由於肺部功能已受損,出院時四肢肌肉也萎縮,連樓梯都爬不上去,於是加緊游泳訓練,鍛鍊肺部與體力,在家休養10餘天左右,大約六月初又返回醫院上班,當時疫情已獲緩解,也有治療準則,感謝前輩們的努力與犧牲。

他認為這次的武漢肺炎,雖然傳播力比SARS強,但毒性卻沒SARS強,不至於引起身體的免疫風暴,健康成年人即便染病,出現發燒、喉嚨痛、全身痠痛、咳嗽等症狀,也就是「嚴重的感冒」,七天左右症狀便可緩解,但他較擔心有慢性疾病患者,例如年齡較長、免疫能力差、糖尿病、肝腎功能異常、心血管疾病這類人,自身脆弱無法對抗病毒時,反而容易產生重症,甚至引起多種器官衰竭或死亡休克的狀況。

他以過來人經驗的建議,確診患者要對自己及台灣醫護團隊有信心!中國因湖北省瞬間出現很多病患,導致醫療院系統崩潰無法負擔,才會多人死亡,在非中國以外國家,死亡率其實相當低,得到武漢肺炎就當作是比較嚴重的感冒,就算得到也別擔心,要對台灣醫護系統要有信心,保持正面態度,對於病患我們要適當給予鼓勵、支持且不能歧視他們,因為罹非他們所願,他們也是無奈染病。

針對近來搶口罩潮則呼籲,身體健康、在戶外運動時不用戴口罩,只有出入醫院、有發燒或咳嗽症狀、免疫較差者、或近距離、密閉空間長時間接觸人群時,都要戴口罩,要把口罩留給最需要的人。

※本文內容授權自《自由時報》,未經授權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