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從小開始 就練習過勞!

  • 文/高子壹
  • 圖/楊金城
  • 瀏覽數:2118

我們的學生從小開始「練習過勞」,爸媽工作很辛苦,一天上班八小時,小孩一天除了八小時的上課時間外,放學後也在學習,加一加,一個學生從國小開始,已經被訓練成每天工作十小時以上的超人。

我們從來不預期學生可以在學校裡完成所有的學習,因為學校裡的上班時間是規定給職員的,給老師的,不是給學生的,在學校的時候學生不能自由地控制自己的時間,他們必須坐在教室裡面,接受職員的安排。職員才是有「生產力」的人,職員的工作才是可以賺錢的。而學生真正可以自由安排的課後時間,卻是學生必須花來讀書的時間。如果學生像其他職員一樣,每天固定學習八小時,回家後就休息的話,那麼這個學生的成績大概會一塌糊塗。

我們總覺得讀書這個階段是花錢,不是賺錢,而不賺錢的事情是沒有生產力的。沒有生產力的事情應該在「閒暇」的時間做,所以下課後,我們有一大堆的作業和考試,要參加一大堆的課後輔導。雖然我們並不把讀書視為工作,但對學生來說,讀書的確是一份必須投入時間與心力的事情,而他的「產值」,在升學主義體系下,就是他的「分數」。

每當學生跟我們說讀書很辛苦的時候,大人常常不置可否地說:「讀書有什麼辛苦的?賺錢才辛苦。」可是如果我們不把「工作」以賺錢與否來區分,而以專心地投入時間與心力來劃分,讀書的確是一份很辛苦的工作啊!

我剛考上博士班的時候,回去看清大社會所的老師,老師剛恭喜我錄取博士班,我就接著問說:「老師,那我現在到入學前,有沒有什麼書是可以先讀的?」老師哭笑不得地說:「你現在不是有什麼書要先讀,而是你有什麼事情是你想做卻還沒有做的,現在要趕快去做,不然等到你開學以後,就會忙到沒有時間做了。」

是啊!我應該做的是抓緊難得沒有太多「正事」的時間,好好做一些一直想做卻一直沒有時間做的事情,而不是抓更多的正事去塞滿我的工作表!為什麼對於沒有「工作」這件事情,我們會如此焦慮?焦慮到恨不得到處去找到工作塞滿自己呢?

台灣的教育體系,是一個不過勞就難以獲得好成就的體系,週末放假,星期五的回家作業就出得多一點,寒暑假還沒開始,作業已經拿在手上,還沒入學,就有一堆暑假作業與閱讀書單等在前面。在這個體系下成長的學子們,已經習慣永遠做不完的功課,讀不完的書。於是我們真的閒下來的時候,反而感到罪惡,好像只有那些關於賺錢的事情,關於用功的事情,才是「有用的」,而吃飯、家事或出遊,卻被視為沒有生產力的,沒有用的事情。

我們連多花一點時間讓正在成長的小朋友們好好吃飯都捨不得,學生的中午吃飯時間只有三十分鐘,扣掉抬便當與收拾的時間,學生吃飯的時間充其量只有十五分鐘。在這樣的教育體系下成長十幾二十年的學生們,離開學校後,會在工作崗位上維持以往的習慣,繼續把台灣活成一個過勞之島,一點也不讓人意外。

也許,我們已經太過努力了,也許正如我同學說的:「我們現在要學的是放過自己!我們有時候要工作,有時候要休息,有時候也要不完美一下!我們現在要學著放下,這很難,有時候也要不完美一下,完美已經太多了。

所以,即使在那麼強大的課業與工作壓力之下,下次在管理自己的時間時,可不可以記得,也把休息排入行程表呢?很多時候,我們其實可以不用那麼用功。

※本文內容授權自《高子壹的儲思盆》,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年輕人多給自己一些空間吧!
更多《彈性上下班》工作機會來了~

■ 自由時報_行政人員(台北市)
■ (黑貓宅急便)統一速達_行政助理(台北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