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跟同事聚餐聊八卦 專家:你會越來越窮

  • 文/狄驤
  • 圖/Andreas Kontokanis
  • 瀏覽數:2297

下班後聚餐的日子過了半年,我開始反省,以我這麼低的位階和薪水,每天都和同事混在一起花天酒地,聊些八卦,如此下去,我在這裡做愈久,負債必然愈多

圖片來源: andreas kontokanis ,cc licensed

嚴格來說,窮人不見得就比有錢人笨,相反的,在許多地方,窮人的小聰明和汲求利益的天資,都比有錢人來得高。

然而,窮人有個壞習慣,那就是每天醒來,除了工作和吃飯,剩下的時間,他們總是努力忘掉自己,巴不得想不起自己是誰。

光是這點,就會讓窮者愈窮,而且隨著時間和年齡的推演,貧富間的差距也會愈來愈大。

如果你不相信,不妨反省一下自己在工作之餘,都在做些什麼事。

或者,你也可以觀察辦公室裡的同事,問問他們下班後都在幹什麼,相對的,也可側面了解一下,老闆和主管們在做什麼。

我年輕時待過一家廣告公司,公司規模算大,員工上百人。

那個時候,我們的薪水都很低,工作項目卻很繁雜,往往下了班許多同事就會約我去吃飯喝酒唱歌,周末更是一堆人約打麻將或去酒館喝到天亮。

剛開始,我因為是新人,不好意思拒絕前輩們的邀約,但這樣的日子過了半年,我開始反省,以我這麼低的位階和薪水,每天除了上班外,都是和同事混在一起花天酒地,聊些言不及義的八卦,如此下去,我在這裡做愈久,負債必然愈多,生活習慣也會淪為酒鬼和夜貓子的暗無天日型態,我這輩子就真的葬送在這裡了。

於是,我在同事間發起下班或假日來開英文讀書會,藉此提高英文聽說能力,或是一起去外面上課,多學點東西。

但這個提議立刻被酒鬼幫和夜貓幫打槍,他們一個個把我當怪咖,也有人覺得我是故意裝成文青,來抬高自己的身價。

沒多久,我就提出辭呈了。

後來,我又到某家電視傳播公司任職,仔細觀察,裡面的同事大都可分為酒鬼幫或KTV派,當然也有賭博幫,麻將是主流,更糟的是還有專門泡夜店找一夜情的慾求不滿社團。

我不是自命清高,愛批判同事的生活型態,而是我出身貧賤,有經濟壓力,趁著年輕,總想著如何擺脫窮忙命運,如何學習有錢人或成功人士的心法,盡快脫貧翻身。

然而,我卻發現這麼多公司的同事,幾乎很少人會把心思和時間,花在如何升遷和自我成長上面,這讓我覺得很驚訝。

十幾年後,我自己創業當老闆,某天來了一位年紀頗大的面試者,相談之下才發現他是當年廣告公司的主任。

原來,在我離開那家廣告公司後,公司隔年就因為沒標到大案子而倒閉,主任也跟著失業。這些年來,他做過廣告看板的業務員,當過直銷公司的倉儲人員,也當過貨運公司的司機。

我問他,為何不再回到廣告業?以他多年的資歷,再當個主管應該不是問題。

他則嘆了口氣說,那些年,突然來了一堆從國外回來開業的廣告公司,動不動就要說英文,還要用電腦做簡報,還要用一堆技術指標或理論,他根本做不下去,才會不停地換跑道。但他自知年紀也不少,沒有專業和競爭力,如今只能找個工作過一天算一天。

我記得,後來我沒有錄取他。並不是看不起他,而是和其他應徵者相比,他的競爭力實在不足。

再者,這位主任是當年廣告公司裡有名的麻將王,我也怕他進來公司,又把同仁洗成麻將幫,難免又有金錢糾紛。

後來,我又想起來,他在面試中隱約提到有財務上的困境,我心想,他現在的窮,我無法幫他,因為那是他十幾年前每天沉迷打麻將的果,他自己如果不願改掉壞習慣,重新學習升級,就算是張忠謀或郭台銘也救不了他。

有一次,我問某個同樣愛打麻將的朋友,為何下了班就愛打麻將?

他是汽車銷售員,因為有底薪,車子多賣一台少賣一台,他都沒差,他也不想成為公司裡的銷售冠軍。

他的回答很妙,他說:「麻將這種東西比毒品和女人都好,重點不在輸錢贏錢,而是打麻將摸牌和自摸時的快感,可以讓我忘了自己是誰。」

我愣了一下,正要再問他,他卻笑著說:「意思就是忘了工作壓力,忘了老闆的碎碎念,忘了一堆帳單和那個像千斤重的房貸,最好還能忘掉自己的身分證號,忘掉自己的名字,忘了明天還要上班。」

老實說,這真是個很實在的回答。

我想,那些愛喝酒愛通宵唱歌,愛去夜店愛玩一夜情的同事,應該也都是為了同一個理由吧!

窮人醒著時,總是想盡各種辦法來忘了自己,這是窮人必有的習性,然而,也因有了這習性,反而讓他們更窮,每天上班下班,每個月領了那麼一點薪水,卻都丟入這個忘掉自己的深井裡。

他們忘掉自己的同時,也耗掉自己僅有的,可以讓他們脫離「貧窮引力」的資源,他們就像被困在火星或月球背面黑暗區的太空孤民,只要沒有足夠燃料讓登陸艇往上衝,衝離星球引力,他們就永遠無法回到地球。

相對的,我認識的富人和成功人士,工作之餘都在進修或增加見識。

我認識一個房地產大亨,他破產過好幾次,每次他破產,不是因為他好賭或亂投資,而是房地產景氣大逆轉,或是政府有新的政策突然施行時,他卻做錯了決策,讓他損失慘重。

後來,他開始研究景氣燈號,也開始學會分析,房地產行情消長變化的細微情報,再把這些資訊都輸入電腦,自己找人寫一套程式,讓他可以監控景氣的循環,是否如自己預測的走勢。

他告訴我,自從他學會這些分析和監控技術,他就沒再破產過。同時,他也因此養成好習慣,每當工作之餘或假日,他首先會自我檢查,是否自己還有什麼弱點,對於某個建案的投資,是否又高估自己的實力。

窮人醒著時,總是想盡各種辦法來忘了自己。

有錢人則是一有空就想盡辦法充實自己,增加自己的競爭力和存活率,同時也可以監控和避開風險。

窮人和有錢人有什麼不同?

我想,最大的不同,應該是他們真正醒著的時刻差很多,一個是醉生夢死,一個是戰戰兢兢。

※本文內容授權自 《【富不是命定,而是習性使然 2】 / 智言館出版》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