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姐也得掃廁所,但這次她特別崩潰...

  • 文/李牧宜
  • 圖/Paul Stocker
  • 瀏覽數:4316

空姐除了服務乘客、送餐點、賣免稅品、做好安全檢查外,還得做機艙的清潔工作,清馬桶也是其中一件。只是,有一回的經驗非常令人難忘。

圖片來源:paul stocker ,cc licensed

住在溫哥華的印度人非常多,所以大多數的溫哥華航班,都可能被印度人坐滿。

我常常被他們的搖頭、點頭、晃頭晃腦搞得頭暈目眩,小誤會笑笑就算了,但我還曾經把印度客人徹底惹毛。記得那次是因為,我不斷給他那個他不想要的東西,讓他以為我是故意的,最後還起身想揍我。

但服務印度客人,最精彩的不外乎這次了:我清了整間廁所的「印度屎」。那天是情人節,雖然無法和男友一起度過,但上班前他特地跑來送了我小小的禮物,所以上班心情特別好。第一頓餐送完後,事務長開始安排大家的休息時間,分成第一及第二兩段輪休,記得那天我被分配到第二段。

燈熄了,姐姐也去睡了。我先是哼著歌,東摸摸西摸摸,把廚房整理得乾乾淨淨,再戴上塑膠手套,拎著打狗棒(組員在機上拿來壓垃圾的器具,是由報紙捲成的柱狀物)用輕快的跑跳步,前往責任區打掃廁所。

看到門上呈現綠色,但為了防止闖入看到忘了鎖門、光溜溜屁股的客人,我還是敲了敲門。
扣扣!
扣扣!
咦!有人應門耶,代表裡面有人!我站在門外,踩著帥氣的三七步,繼續哼著歌,瀟灑地等待。

過了不久,門打開了,是位下巴吊著大白鬍子的印度老阿山走出來,我看著他,心想:「哇!是阿拉丁的阿公耶!」接著給他一個笑容,就是那種空服員的專業甜美微笑。阿拉丁的阿公看了我一眼,表情有種舒爽的感覺。我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但身為專業的空服員,我依然甜美地笑著,直到他離去。

接著看到的畫面……讓我整個表情硬掉……眼前是一片的黃澄澄,馬桶裡是滿滿的、土黃色的排泄物,洗手槽,也是滿滿的大便……而且是拉肚子款。想必他是發現馬桶不夠大,再起身往洗手台上坐。我突然想到姐姐之前的玩笑話:「有些客人就是看到洞就拉啊。」

Hindu Granpa, did you actually shit in the sink...?我簡直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阿拉丁,你知道你阿公在飛機上的洗手槽……大便嗎?為什麼要在洗手槽啊!我的媽呀!想逼死我嗎?

我崩潰地衝出去,先是從門外把廁所鎖上,再走進廚房,喝了兩杯咖啡,鎮定自己的情緒,我告訴自己:「李牧宜,妳要冷靜!」

穩定心情後,我戴上五層手套,拿了剛煮好的兩壺咖啡,手腕掛上一個大袋子,裡面有一支商務艙叉子、半條紙杯、三包剪開的咖啡包,以及一整包未拆封的paper towel和濕紙巾,戴上兩層口罩(如果可以的話,我也很願意多戴幾層浴帽)。

我走到這間來自地獄的廁所,深吸一口上等的客艙新鮮空氣,接著打開廁所,把馬桶蓋上,沖走了馬桶中的大便,擦了馬桶蓋上的殘餘。再打開馬桶蓋,倒入一整壺咖啡,一來是可以除臭,二來順便洗刷掉那些排泄物中的「殘餘物」。

我把頭探出廁所外,補充氧氣。突然間,我看到有客人在廁所外排隊,為了不讓大家花時間等這間「不知道何時才可以上到」的廁所,更不想讓大家看到我在廁所內清屎的狼狽畫面,我只好做一件很偉大的事情: 「把廁所反鎖」,打算獨自在廁所裡的poo poo spa中奮鬥。

接著要處理 poo poo in the sink,以下有些細節我即將省略,但總之,我快崩潰了。看著快滿出來的洗手槽,就知道它已經堵塞。因此我必須派出紙杯,把這些hindu poo poo一杯一杯撈出來,倒進馬桶裡。等到poo poo差不多被撈光,再一次把它沖掉。叉子的用途可就有趣了,洗手槽為什麼會堵塞,就是因為有渣,所以我必須利用叉子以及偉大的槓桿原理,把蓋子挑起來,再細細地清洗。

最後除了用濕紙巾、厚的擦手紙把廁所擦乾,復原本來的樣貌,我還從口袋拿出準備好的便宜香水,東噴噴、西噴噴,把這個空間從地獄廁所恢復成原有、該有的氣味。我把手套拆掉、口罩脫掉,丟進垃圾桶中。

戰鬥了半小時,我開了門,走出戰場。此時發現阿拉丁的阿公就坐在廁所旁的位置。我疲累的,給他一個微笑,心中應該也默默地給了他八千根中指。

後來我和同事們分享這個故事,大家都很激動地問我: 「為什麼不直接貼上故障貼紙就好?」聽了這番話我也好懊惱,但當時天真的我,只認為當時飛機才剛飛不久,還有快十個小時的航程要飛,對客人來說,少一間廁所差很多。如果還有下一次,我想,與其搬這麼多器具,又是咖啡壺又是叉子紙杯的,不如……就拿一張故障貼紙吧!

※本文內容授權自《大塊文化--我在飛機上學會的事:一位空服員的告白》,未經授權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