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徵才/登入
首頁 > 好文上架 > 職能提升

嫌自己沒有創造力?先問問自己有沒有快樂工作!

  • 2020-6-24
  • 文/梅麗莎‧席林
  • 圖/Jopwell

有次報紙記者問愛迪生:「什麼是人生?」他回答:「我的大腦想的不是純理論思辨,而是思考實用價值,我在進行實驗時,只想得到一些有用的東西、讓電能運作起來。我不會異想天開,思考的事物很實際。當然,生活中總有些問題讓我無法不去思考,但我不會特地去研究。雖然有必要研究這些問題,適合的人也正在進行這類工作,但不適合我。」傳記作家藍道.史卓思指出,愛迪生並沒有「把自己的工作當成為人類服務的崇高事業」,反而「毫無掩飾其商業化的目的」。

雖然愛迪生的動力不是來自理想主義精神,但眾所皆知他工作非常努力,拚命的程度令周圍人都難以理解。例如愛迪生實驗室的助手之一法蘭西斯.厄普頓曾表示:「我常常覺得愛迪生先生永遠無法理解別人的體力極限,因為他自己的體力和腦力似乎永遠都用不完。」與理想主義精神不同,愛迪生的精力充沛和堅持受到了不同的激勵因素所推動:對於成就的高度需求和從工作過程本身中獲得的樂趣。愛迪生熱愛拚命工作,他會努力解決問題直到滿意為止。他堅持不懈、喜歡挑戰棘手的問題,因為最終把難題解決掉時會帶來更多的滿足感。

九千次的失敗等於九千次的成功

1900 年,愛迪生在承認採礦失敗並關閉礦砂處理廠後,決定著手發明性能更好的蓄電池。這個時期汽車才剛問世不久,而且大多是靠蒸汽或電力發動的,但當時電動汽車所使用的鉛酸蓄電池(lead-acid batteries)非常重,壽命又短,電池內的酸液會腐蝕金屬製品。愛迪生相信開發相對輕便、價格低廉以及電力充足的蓄電池是可行的,這款電池將是電動汽車成功的基礎。他對一位在通用電氣任職的朋友比奇(R. H. Beach)說:「如果真心想找到一款性能好的蓄電池,我覺得大自然不會這麼無情故意隱瞞起來。我要去尋找了。」為了找到更好的電池設計,愛迪生開始以他獨有的熱誠進行各式各樣的實驗。愛迪生的朋友兼助手瓦特.馬洛瑞回憶道:

早上大約七點或七點半的時候,他會到實驗室做實驗,只有中午小歇一下,吃一頓從家裡送來的午餐。到傍晚六點左右,馬車會來接他回家吃晚餐,然後七點半或八點回到實驗室繼續工作。午夜12 點,馬車會再來接他回家,但通常要等到半夜兩、三點,有時空車而返,因為他已經決定通宵不睡。這種情況持續了五個多月、每週七天,當我被找去實驗室看望他的時候,發現他正在一張寬約三英尺、長約12 英尺的工作檯旁,上面擺了幾百個小型測試電池,全是他的化學實驗團隊製作過的。後來我才知道,為了研發新型的蓄電池,他已經做過九千多次的實驗,仍然找不到成功可行的解決方案。見到他投入這麼多的精力和心力,我忍不住對他說:「做了這麼多實驗卻沒有任何收獲不是很可惜嗎?」愛迪生突然轉向我,微笑回說:「有收獲啊!我得到許多成果,透過實驗知道了幾千種行不通的方法。」

工作讓我的世界變成天堂

只要是飼養過或密切觀察過邊境牧羊犬的人,都能夠憑直覺理解本章節關於工作動力的要點。邊境牧羊犬是一種精力充沛的狗,似乎擁有無窮的耐力,對於體力與腦力的刺激有著強烈的需求欲望。邊境牧羊犬的工作動力多麼強烈,如果不給牠一個釋放體力和腦力的出口,邊境牧羊犬可能會變得有攻擊性或神經質。養狗界有句俗話說:「邊境牧羊犬需要工作,如果不給牠工作,牠會自己找事做,而你可能不會樂見於此。」在行徑方面,本書所有創新者當中沒有人比愛迪生更像邊境牧羊犬。在愛迪生身上,我們看到一個工作極其努力的人,擁有強烈的工作精神、渴望成就感,而且能從工作本身得到回報,工作上的身心活動帶給他快樂。

圖片來源: 攝影師:Jopwell,連結:Pexels ,CC Licensed

※本文內容授權自 《【奇才】書籍 / 樂金文化 出版》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奇才

奇才

在創意人才一直是企業夢寐以求的,各大企業與人資無不四處探尋。那麼,若是告訴你,這個尋找的想法可以倒轉過來:透過拆解連續性突破創新者的特質,複製出相似的環境條件,就能打造、提高人才的創意能力呢?世界一流的創新領域專家梅麗莎‧席林用《奇才》這本書,做了一個培養創意人才的管理實驗,用嚴謹、實證科學方式將「管理理論」與「個人傳記」編織在一起,完美結合出一套培養創意人才的管理技巧。

《本專欄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