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徵才/登入
首頁 > 好文上架 > 職能提升

為什麼有些人具備卓越創新力?

  • 2020-7-1
  • 文/梅麗莎‧席林
  • 圖/Анна Рыжкова

為什麼有些人擁有超凡的創新力?這裡指的不是那種單以一個創意想法就曇花一現的人,也不是抓對時機而一舉成名的人,指的是那種一次又一次改變遊戲規則的創新天才:他們窮盡畢生心血在創造與追尋驚人想法、挑戰假設論點、以及實現看似不可能的事。他們具備哪些特質才能如此熱中、且有能力改變世界?來看看馬斯克的例子。

馬斯克(Elon Musk)在12歲那年創作出他的第一款電玩遊戲並成功銷售,28歲成為百萬富翁。在接下來的十年間,他開發了一種電子支付系統,後來公司整併成目前眾所皆知的PayPal;創立了太空探索科技公司SpaceX,其公司目標與開拓火星相比毫不遜色;亦協助建立了五十多年來首間上市的美國新車大廠──特斯拉汽車(Tesla Motors)。2010年,SpaceX成功將太空船送入軌道,然後再安全送返地球,這項顯著成就迄今只有美國、俄羅斯和中國政府完成過。此外,馬斯克更打破了太空產業一直認為不可能的事:證明火箭重複使用的可行性。

馬斯克既不是出身於一個與此類產業關係密切的家庭,也沒有雄厚的財富或政治優勢。成立這些公司以前,馬斯克的成長過程沒有任何特別接觸電腦、汽車或太空技術的管道,進行創新以前,也沒有花費數年時間在相關領域累積非常豐富的經驗。由此可見,馬斯克並沒有能使他達成這些壯舉的特殊經驗與資源,其成功似乎全憑意志力實現。是什麼讓馬斯克擁有能力和動力去創造一系列傑出又極為重要的創新事物?

尼古拉‧特斯拉(Nikola Tesla,馬斯克汽車公司的命名來由)本人同樣是富含創造力的人,或許更勝一籌,他在有生之年實現了兩百多項驚人的革新發明,包含第一個遠端無線通訊系統、交流電系統及遙控機器人。大多數人難以理解他對創新的熱忱,特別是看到他一生所遭遇的阻礙及資金困頓。特斯拉與馬斯克一樣,在他帶動變革的領域中沒有家庭背景或其他優勢。雖然特斯拉大學時期學過物理,但學位取得與否不得而知,年輕時也和馬斯克一樣離鄉背井,抵達美國時幾乎身無分文。說得委婉一點,特斯拉是個與眾不同的人,患有多種恐懼症和詭異習慣,欠缺那種能夠讓他獲得資金贊助其發明的社會智慧與個人魅力。

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在物理方面也獲得同樣顯著的成就:26歲那年花了四個月的時間寫完四篇論文,徹底顛覆了科學界對於空間、時間、質量及能量的理解。每一篇都是劃時代的重大突破,包括粒子物理學方面的成果,奠定了量子力學推翻古典物理學的基礎。更引人注目的是,愛因斯坦是在擔任專利審查員時完成這些巨作,因為他的學術職位申請在每所大學物理系都石沉大海,他對權威的不敬引發大學教授們的憤怒,拒絕支持他尋求大學職位。即使撰寫了四篇傑出論文,愛因斯坦仍面臨到莫大的阻力:勇於挑戰既有理論和身為一位處於反猶太主義盛行時代的猶太人,他成為經常受到抨擊的對象。這些抨擊讓他的生活更加艱難,卻無法讓他對同儕成果展現出更多敬意,因為對愛因斯坦來說,屈服權威(包含社會規範的權威)形同人類精神的墮落,而他不願隨著潮流行動。這個立場使他更難為自己的想法贏得支持度與合法性,但也使他擺脫對當時既有理論的思考,然後贏得諾貝爾獎,並成為可說是有史以來最著名的科學家。

那麼,是什麼原因讓這些人具有如此驚人的創新力?是遺傳基因、家庭教養、教育還是運氣?雖然創新一直是心理學和商業界的熱門研究課題,但我們至今仍未找到好的答案。某程度是因為連續突破性創新者(創新生產力的極端異數)並不會成為重要的研究對象。這些人十分罕見,幾乎不可能從大量樣本中蒐集數據且加以統計分析,加上他們非常忙碌,要帶這些人進入實驗室實驗也是相當困難。因此,我們在商學院傾向將研究重點擺在如何組織創新團隊、如何選擇合作夥伴以及如何訓練構思等議題上,畢竟這些是我們可以測量與駕馭的部分。這類創新研究沒有告訴我們這些連續突破性創新者來自何方,也沒有告訴我們如何在自己、同儕或後代身上培養突破性創新能力。 縱使心理學上對於個人創造力的研究取得更進一步的認識,但大多數研究都集中在創造力的普遍性歷程,例如,一般人如何利用創造力來解決問題,而不是告訴我們為什麼有些人會成為異數。關於創造性天才的研究稀少、欠缺系統,也沒有結論和啟示。例如,有人認為天才可能具有遺傳基因,如果這是真的,那麼對於想提高創新力的人並沒有特別的幫助;其他作者主張,真正的天才需要經過大量的練習時間或吸收眾多的資訊,但許多明顯的例外已經削弱這個論點的效力。如前所述,馬斯克能夠顛覆太空之旅,並不是因為在該領域擁有豐富的情報和經驗,事實恰好相反。當美國和俄羅斯火箭製造商都告訴馬斯克,重複使用的經濟型火箭根本不可行時,他開始從教科書自學火箭技術,幾個月後編製一份電子試算表,詳細列出他預計打造的火箭成本、材料以及性能規格。馬斯克成了一位完成這項不可能任務的門外漢,有部分正是因為他並不知道(或不相信)這項任務不可能實踐。 馬斯克之所以跨界成功,是因為他性格中擁有一些喜歡處理新鮮、困難問題的古怪之處,他不太在乎你是否認為他有沒有能力達成。這是非常重要的一點,大多數研究顯示我們傾向懲罰跨界的人,輕視通才且懷疑那些不務正業的人。然而,像馬斯克這樣的門外漢卻帶來業界人士和資深人員經常缺乏的優勢。門外漢不會被資深人員僵化的教條和假設所束縛,也沒有在工具、專業知識或供應商與客戶關係方面有過投資,這些投資會使改變難上加難而無吸引力。例如,以色列軍方導彈工程師葛瑞爾‧艾登(Gavriel Iddan)發明了一種革命性療法,可以讓醫生觀看病患腸胃系統的內部情況。在這之前,獲取腸胃道內部影像的傳統作法,是在一根細軟的桿子末端安裝攝影鏡頭,這種方式會讓病患很不舒服,而且只能觀看少部分的小腸,但醫界使用傳統內視鏡的作法卻行之有年。大多數腸胃科醫師為了使用內視鏡工具而進行大量培訓,許多人更為自家診所購入內視鏡儀器,不出所料,該領域的大部分創新也集中在軟桿、鏡頭和影像軟體的改善。不過,艾登解決問題是以導彈工程師的角度來觀察腸道內部,不同於腸胃疾病專家。他沒有那種需要以軟桿控制鏡頭、或用電線傳輸影像的同一假設,反而發明了一種病患可以吞嚥的膠囊式腸鏡(名為Pill-Cam),裡面有電源、光源和兩顆迷你鏡頭。病患吞嚥後繼續日常生活,而膠囊式腸鏡會將影像傳送到病患配戴的視訊軟體。大約八小時後,病患回到醫生辦公室,透過軟體演算法讀取影像,可以辨識出血部位(膠囊式腸鏡會自然排出體外)。Pill-Cam經證實比傳統內視鏡檢查更安全、更平價(Pill-Cam要價不到500美元),過程也更加舒適。對於病患來說,選擇膠囊式腸鏡顯然簡單很多,但醫生之所以沒有快速採用,是因為他們目前大量投資在內視鏡且較為熟悉。Pill-Cam目前在六十多個國家販售,現在有多家公司提供競爭產品。膠囊式腸鏡是解決難題的絕佳方案,而且很容易理解為什麼它是出自於門外漢之手而非內視鏡生產商。

同樣的,很容易理解為什麼Uber、Lyft、滴滴出行及Grab會擾亂計程車市場,還有為什麼Airbnb、全球寄宿家庭(Homestay)及沙發衝浪(Couchsurfing)會妨礙飯店商機。雖然計程車公司和連鎖飯店肯定具備有助於這些新興商業模式的專業知識與資產,但它們的資產和戰略承諾也與原先的經商模式和收益來源緊密相關,或是專門為其設計而來,所以改變很麻煩,即使試圖改變也未必能在新商業模式中勝過新興公司。這就是為什麼,顛覆性創新往往來自於新進者而非產業巨頭,縱使擁有數十年經驗的既有企業在資金、設備和影響性等資源上似乎都具有一定優勢。

然而,大多數的門外漢不會成為連續突破性創新者,大多數經驗豐富的人也無法。個人的經驗程度或許對於成為突破性創新者的過程中具有某程度的影響,但不清楚是否為特別重要或決定性因素。那麼,特別重要或決定性的因素是什麼?是否有些特質或資源組合會增加個人成為連續突破性創新者的可能性?我們能不能幫助他人挖掘自己的潛力,成為一個突破性創新者(而且我們願意嗎)?

圖片來源: 攝影師:Анна Рыжкова,連結:Pexels ,CC Licensed

※本文內容授權自 《【奇才】書籍 / 樂金文化 出版》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奇才

奇才

在創意人才一直是企業夢寐以求的,各大企業與人資無不四處探尋。那麼,若是告訴你,這個尋找的想法可以倒轉過來:透過拆解連續性突破創新者的特質,複製出相似的環境條件,就能打造、提高人才的創意能力呢?世界一流的創新領域專家梅麗莎‧席林用《奇才》這本書,做了一個培養創意人才的管理實驗,用嚴謹、實證科學方式將「管理理論」與「個人傳記」編織在一起,完美結合出一套培養創意人才的管理技巧。

《本專欄文章列表》